第516章 我不激烈(1 / 2)

苏长离缓缓俯下shen,头埋在她颈窝边,深嗅她身上的香味,低低应道:“好。”

话语一罢,他的唇便吻在了她脖颈上最为敏感的地方。

登时敖雨辛瞠了瞠眼眶,腰身就是一软。

只感觉那让她熟悉又痴迷的灼热的男人气息直往她心里钻。

苏长离啃她颈子,她轻声叮咛,身子骨儿也寸寸软了下去。

后来她光影一倒,才知是被抱到炉火边的软毯上,苏长离吻到她浑浑噩噩,她不禁伸手抱住他的头,仰着下巴回应。

裙摆被撩开时,她抱着男人,战栗道:“今日楼大哥才说要忌……”

苏长离道:“忌激烈房事,我记着。”

后来她没再有机会说话,微张着口,一点一点感受着他。

她依稀听见苏长离在道:“我不激烈。”

两人都情动,苏长离极力克制着没随心所欲地索要。

可是这女人,简直能让他发疯。

她眼角潮红,一遍遍轻叫着他。

他缓了缓,才勉力忍下那股冲动。她却抬身来缠他亲他抱他。

正缠绵之际,怎想突然门外响起阿梨的声音:“爹爹,娘,你们睡了么?”

敖雨辛被淹没在浪潮里,闻声又及时醒了醒。

苏长离起身坐着,捞起她的身子骨放坐在他怀里。

敖雨辛险些承受不来,头靠着他肩膀,沙哑轻哼着。

一时两人都没应,阿梨就在外道:“我方才听见了,娘亲在叫爹爹,别想骗我,你们都没睡。”

苏长离扶着敖雨辛的身子,她寝衣松松垮垮、极为妩媚地挂在臂弯里,肚兜儿也将散不散,苏长离身上还穿着那件薄衫,露出一片胸膛,两人皆是旖旎。

敖雨辛哆哆嗦嗦想下来,却被苏长离紧紧扣着身子。他声线平稳低沉,道:“什么事?”

阿梨道:“我的纸风车坏了,爹爹给我修修呀。”

苏长离道:“明日修。”

敖雨辛趴在他肩上,一口咬住了他肩膀,轻轻在他耳边呜咽出声。

阿梨道:“能不能今晚就修好?”

敖雨辛手扶着他的手臂,他手臂结实有力,紧紧揽着她的身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